蒋震博士追思会、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致悼辞

Stephen 文章, 新闻稿

蒋震先生的家人,李家超副主任,各位追思委员会的委员,各位蒋震先生的亲友,

蒋震先生生于 1923 年的山东菏泽,两个月前在香港离世。

蒋震先生生于一百年前,山东菏泽地处香港以北 1,600 公里,这一百年和 1,600 公里,对蒋震先生来说,时间和空间的跨度不可谓不大。过去一百年的中国,历史转折惊天动地;山东和香港之间,万水千山,一北一南,气候、文化、语言和生活方式都是大跨度。

蒋震先生不仅克服时空差距,更是完成了身份的跨越。1949 年南下香港之后,他做过码头工人、纱厂杂工、矿场苦力,及后创业亦饱尝失败。生聚教训之后,蒋震先生于 1958 年创立「震雄机器厂」,后来成为两岸三地最主要的注塑机生产商之一,工厂遍及两岸三地,「震雄」享誉国际,「注塑机大王」之名,蒋震先生当之无愧。

蒋震先生的事业,有兴国的高度。他相信「工业富民,民富国强」。

我们经常祝愿「国家富强」,其实「富」和「强」是两个不同概念。国家富的同时,必须强大。历史教训我们,国家富而不强,会成为掠夺的受害者。中国的「富」要有「中国制造」,中国的「强」离不开先进的中国工业,先进的中国工业更是离不开类似蒋震先生这类中国人工业家「十年磨一剑」的勇气、毅力和恒心。

精神是一切动力的源头。蒋震先生的一生,跨越百年南北时空的同时,还有令人动容的精神跨度。作为企业家,他功成名就之后,就成为慈善家,将企业和公益融为一体。「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」,蒋震先生从穷而达,就从独善其身转至兼济天下,他得到全体家人的支持,将名下集团的所有股份捐出,成立「蒋震工业慈善基金」,是香港首位「裸捐」全部股份的企业家,是华人企业界「裸捐」的先行者,他谦称「裸捐」的意义不在于金额多少,而在于「抛砖引玉」,倡导「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」的大我精神。

「蒋震工业慈善基金」成立至今32 年,用以支持中国基层干部、厂长以及副厂长进修,以基层治理的进步带动中国进步,至今受惠者超过十万人,我有幸多次为进修班在香港中文大学讲课。

蒋震先生创业、兴国,同时顾家,六女一子全部学有所成,各自在其领域内发光发热,贡献社会,侍奉国家。

蒋震先生的一生不仅见证了我们国家的进步,更是积极投身我们民族复兴的伟大奋斗。

国家是人类社会最大的集体,皮不存,毛焉附,作为国民,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不是生在、活在什么幸福国度,而是我们为国家的富强、进步尽过多少责任,作出过什么牺牲贡献,为人民争取到多少幸福。对这些要求,蒋震先生都无愧于时代,居功于家国,因此,在蒋震先生晚年的面容上,我们见不到时代转折、跨江渡海、南北奔波的沧桑,我们见到的是修身齐家、达己达人、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
蒋震先生是我们晚辈后辈的楷模典范,在山东是香港的骄傲,在香港是山东人的自豪。他的言教身教,我们受用不尽,我相信他的家族后人会将老先生的高尚情操薪火相传,发扬光大。

请蒋震先生安息,请家中各人节哀保重。

你可能也对以下项目有兴趣